Unalome🔅(看置顶谢谢💞)

“三观不同,互相尊重。”
赞同同态复仇观点。
文笔烂,只会写烂文。
甜文爱好者。

【桦兜】抱抱

比赛看得我太破防了,心疼兜兜。

让桦桦给兜老师个抱抱吧。

虽然桦桦去采访没有贴到兜兜,但是我不管!同人就是用来弥补缺憾的!

写的这么烂应该没人会上升三次吧()







夏季赛最后一周。

桦桦再三确定了赛程表,看到下午六点的比赛才算松了一口气。

GR对战Reborn

这次的比赛对他们而言已经没有什么大的作用了,毕竟进不了季后赛这件事已经成为板上钉钉,但对GR而言却不是这样。

他们有机会,但渺茫。

桦桦忍受着车子的颠簸,打开B站后几乎条件反射般的点开傻兜直播间,却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对方早已下播,桦桦退出直播间,刷着B站,却迟迟没有点进任何一个视频。

逃行在一边打趣他一点儿也不专心,半捏着拳头打算给他两下子,桦桦笑着躲开,然后继续看着微信界面发呆。

屏幕里只有寥寥几个字,他和傻兜间的交流停留在上次备战间分别后,往后只有简简单单的几句早安晚安。

桦桦想了想,给傻兜发过去一句话:“兜老师,比赛加油呐!打的好了我给你我签名!”

那边磨磨蹭蹭了好久,最后发来了个憨里憨气的表情包。

桦桦差点笑出声,混蛋女小学生社恐兜老师永远不会让他失望,那边秋刀鱼拱了拱鼻子翻了个白眼,不满他的小学生追人作态,被桦桦笑嘻嘻的用两巴掌驳回。




来的太早,第二场比赛刚开始打,桦桦脑子里却满满当当的是GR要进线下的苛刻条件。

如果不是和我们打就好了。

桦桦这么想着,扯了身上盖的毯子,悄悄从备战间漏了个头,正好看见了远处浩浩荡荡的GR一行人。

傻兜隐匿在最后面,好像在低头回消息,惨白的手机光线打在他脸上,被眼镜反射出来。

GR一行人或多或少和桦桦打了个招呼,他一一回应过去,在和傻兜擦肩而过的一瞬间,他拽住傻兜。

“兜老师。”桦桦发誓这是自己最莽的一次,比上次要微信还要莽,傻兜被拽的一踉跄,鼻子结结实实的撞在了桦桦肩膀。

傻兜发出一声痛呼,皱着眉揉了揉自己被撞疼的鼻尖,一抬头,桦桦。

“哇你撞的我好痛。”傻兜又揉了揉鼻子,尴尬的咧个笑,“有事吗?”

“啊。。。没事”桦桦卡了壳,搜肠刮肚的想说些什么,最后全都堵在嘴边。

该说啥?为啥要拉住他?

桦桦不知道,但是他就是想和傻兜待在一起,无关其他,可能是迷弟心又泛滥,又或者是想闯过单纯的主播与粉丝之间的距离。

他发呆的时间太长了,傻兜皱起了眉毛:“桦桦,我还有事,我得先走了。”

桦桦这才想起来要给他亲口加个油:“兜老师,比赛加油!看看咱俩谁更强好吧。”

好尴尬啊,桦桦内心无语。

“嗯好,比赛加油。”傻兜看起来有些尴尬的窘迫,视线乱飞,道别后脚步匆忙的离开。

桦桦抬头看了看几乎要融进黑暗的穿着黑色队服的傻兜,被自己尬住,撇了下嘴,回了备战间。




进门,秋刀鱼笑嘻嘻的凑过来:“怎么,又被拒了?”

桦桦把他扒拉开,指指屏幕:“快比赛了,准备准备吧。”

第一场是祈颜先上,老套的介绍环节总让桦桦目不转睛。

队友对他这样已经见怪不怪,撇撇嘴,该干什么干什么。

傻兜出现在了荧幕上,低着头,勉强看出鼻子有一点红,在调试设备。

他真的很瘦,桦桦天马行空的想,前胸和后背感觉都要贴在一起了,肩膀的骨头也因为换了长袖显得更加突出。

在俱乐部怎么会这么瘦呢。

桦桦自认不算能吃,但自己自从来了俱乐部之后也肉眼可见的胖了一大圈。

可能是训练太辛苦了吧,桦桦想,也可能是他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他还记得曾经刷过一个视频,里面的傻兜用坚定的语气说:“我不需要休息,我只要变得更强。”

他已经够强了,桦桦觉得,就算抛开自己的迷弟滤镜,傻兜也是ivl里数一数二的辅助位。

桦桦看着镜头从傻兜脸上移开,在bp前开了最后一局自定义,练手感。



比赛顺利的有些让人不敢相信。

Reborn以二比零带走了GR,终结掉了他们进季后赛的希望。

桦桦有些晕晕乎乎的下场,被队友们大呼小叫的夸张乱夸。

“哎呦,桦桦,这次MVP要被你卷走了啊。”祈颜笑着拍拍他的肩,投来赞许的目光。

MVP公布后就是胜者采访,桦桦纠结了很久,还是踏了上去。

希望兜老师别走的太早。



等到他终于结束采访,桦桦抱着不可能的心往GR备战间看了一眼,却发现傻兜还坐在那里,旁边零零散散的放着一些衣服。

“兜老师。”桦桦开口,看着傻兜失落的表情,心里没由来的疼了一下。

“哎呦兜老师,太帅了兜老师。”桦桦尽力咧起笑容,走向他。

“这就是兜祭吗?哇我这辈子达不到的水平。”

“桦桦?”傻兜愣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说好了要给你签名呐。”桦桦说出口,然后突然意识到什么,暗骂自己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傻兜笑:“不愧是光明之星最佳演绎啊。”

傻兜眼里的牵强太明显,桦桦这么大一只站在那,手脚都没地方放,显得窘迫又可怜。

傻兜叹一口气,站起来:“没事的桦桦,我不是第一次打比赛了,没事。”

他什么都没说,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桦桦自认是看他比赛看过来的,自然知道他现在想的是什么,桦桦一步踏过去,拥住了傻兜。

傻兜年长却体格很小,用一只手就能轻松环过来大半个身子,病痛加上心理的焦虑折磨让他身上很难挂肉,身上单薄冰凉的一片。

桦桦突然觉得,比赛前拽住傻兜不算最莽的行动了,这才是。

傻兜还有些懵,等他后知后觉想要挣脱的时候,桦桦松开了手,少年的体温盖过短袖传到他身上,在温度过低的空调房内给他带来了一点温暖。

“我。。。”傻兜还想说些什么,被火急火燎的桦桦盖了过去。

“兜老师你是我心里最棒的!史上第一辅助位!虽然这个赛季GR没有特别棒,但是下个赛季一定可以的,下个赛季rb要和GR一起进季后赛,争冠军!”

也许是桦桦急躁的不过脑子的话把傻兜逗笑了,傻兜看起来总算没有那么阴郁,他笑着说:“还冠军呢,季后赛就不错了,ivl无弱队好吧。”

桦桦愣愣的看着傻兜点头,被傻兜拍拍肩膀:“下个赛季rb和GR都要加油!我等着线下赛你给我签名好吧。”

桦桦乐了:“记得拿相框裱起来,放在桌子上,每天看一万遍。”

“还一万遍呢,你先签了再说!”

桦桦看着傻兜抿嘴笑,看他总算好了些,也有些许羞涩的笑了一下。

兜老师,以后也要一起加油啊。






————————

rb和GR秋季赛猛猛干!

夏天的遗憾会在秋天得到弥补的!


评论 ( 11 )
热度 ( 62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Unalome🔅(看置顶谢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