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lome🔅(看置顶谢谢💞)

“三观不同,互相尊重。”
赞同同态复仇观点。
文笔烂,只会写烂文。
甜文爱好者。

【失策】可恶,失策了。

abo,所有奇怪的地方都是私设

抑制剂味alpha四时×奶油味omega策

设定于深渊五时期,灵感来自于策宝天天穿四时的衣服(?)

几句话豆浆,不打tag了,自主避雷呐

字数3k+




——————————————————————



“什么?!”阿策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你说我是omega?”

“目前来看你的体检报告是这么显示的。”医生看向站在他面前的小孩儿,推了推眼镜,“你刚分化,还不太稳定,最好离其他的alpha远一些。”

“不是。。我怎么会是omega呢?”阿策万分不忍的看了一眼体检报告,表情中满满是要控制不住的嫌弃。

医生倒也是见得多了这种情况,张口就来:“你这不正常吗?我前几天一个患者,一米九的个子,一拳打三个你,人家都是omega呢,你看看你这身板,啧啧啧。”

阿策:。。。谢谢,完全没有被安慰到,而且这和身材也没什么大的关系吧!

十八岁刚成年小屁孩还想强词夺理树立自己的成年男性尊严,就被门口观望已久的气氛组物理消音。

“%✘【@#】★+”kiwi你放开我!

kiwi忙不迭强颜欢笑着和医护人员道完谢,就带着小孩往外跑。

丢人。






总算把小孩塞进了车里,kiwi长呼一口气,转头就在后视镜里看到了一脸幽怨的阿策。

“omega能打比赛吗?”阿策语出惊人。

“当然能。”kiwi踩下刹车等红灯变绿,一头问号,“你这是什么奇特的想法。”

“这就是队内唯e的脑回路吗?”

“。。。”阿策不想和他乱岔话题,“不是有ao相吸嘛?”

“这个。。”kiwi讪讪一笑,“你可能想多了。”

“?”

“咱俱乐部一个A也没有。”

阿策沉默。

“虽然对我是好事,但你说的听起来怎么这么像骂人?”

kiwi:?你有事吗?






一堆bo待在一起就是舒服,阿策一边和皮皮快乐贴贴,一边满足于俱乐部的养老氛围。

真不错。

“对啦——”kiwi打断他和皮皮限的甜蜜单练,大声宣布道,“俱乐部又要来新人啦!”

“准确来说是早就在的,只是一直没入队。”

“什么属性啊?”皮皮限率先抬头吃瓜,盒盒盒的笑出声。

混蛋女小学生兜子问声而动闪亮登场:“不会是个A吧!?”

“还没分化。”kiwi耸肩,笑嘻嘻的凑到傻兜身边,“不过谁知道呢?”

阿策一声不发,在游戏里用喷漆把铁皮人围在了喷漆圈里,长长的一串喷漆看起来有些滑稽。

希望别是个A。

阿策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打了个冷颤。







自己的发情期来的很及时,新人也一样。

阿策把自己关进屋里,omega的情潮几乎把他淹没。

初次经历恐怖到令人超负荷的情欲,阿策的手抖的几乎抓不住被子。

门外的队友担心的来回走动,发情期引诱着他伸手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刚分化的小孩儿大口呼吸,眼尾染上浅红。

初期发情是不允许打抑制剂的,以免产生抑制剂依赖,进而长时间使用抑制剂对身体造成无法挽回的损伤。

阿策在屋内几乎崩溃,不自觉的眼泪糊了一被子。

拜托,救救我。

紧接着,门被打开了。

他不知道那是谁,但他知道,那是个Alpha。

阿策喉咙里咕噜着蓄势待发的脏话,抬头迷离的看向来人。

是个远比他高壮的人。

奇怪的是,他所散发的气息竟丝毫不令阿策反感,甚至让他那被情欲烧坏的大脑多少清明了一些。

来人是善意的。

阿策勉强判断出这一结论,下一秒在alpha的温和气息下睡了过去。








四时看着床上缩成的小小一团,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刚分化没几天的alpha还不懂要怎么照顾omega,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我来吧。”傻兜走过来站在他旁边,朝他笑笑,“多亏你了,谢谢啊。”

四时看着傻兜走向床上的阿策,这才后知后觉的疯狂后退离开这个omega气息过浓的屋子,和经理撞了个脸对脸。

kiwi神秘一笑,把他拽到了大厅,按在了电竞椅上。

谢邀,现在就是人很慌,四时看着经理兴奋的笑容,感到一阵恶寒。

“没想到啊!刚来你就给我们漏了一手!”kiwi激动的握住四时的手,大声嚷嚷。

“不至于不至于不至于。”四时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鼻尖仿佛还残留着黏腻的奶油香。

“别说这个了。”四时皱起眉头,环顾一周,看着堆了满地的omega抑制剂倒吸一口气,“我一个A,在这里不太合适吧。”

官博小姐姐刚好下楼,听见他的话摊手:“你对他有反应吗?”

“就omega。”

四时觉得这是个好问题,他被推进房间里后看着被子里小小的一团,尽管香甜的奶油味几乎凝为实体,他倒也真的没有生出些什么旖旎的心思。

完啦,我不会是个假alpha吧!还有生理疾病的那种!!

四时脸色变了又变,看向kiwi。

“抑制剂味信息素就这样的。”kiwi大大咧咧的拍拍他的肩膀,“除了易感期一般不会受omega信息素影响的。”

“要不我怎么敢让你进阿策房间。”

四时嘴角抽了一下,原来我是免费抑制剂是吧。

官博笑着朝他比了个大拇指,成功让四时噎住。







虽然有了这个闹剧,但也变相的让他们更快的认识了,不知道是福是祸。

四时看向一边活蹦乱跳搞事的小孩,耸了耸肩。







omega的发情期真讨厌。

阿策吸吸鼻子,挪动椅子靠的离四时更近了一点。

温和的抑制剂味信息素安抚着他暴躁的情绪,阿策手上的动作都温和了许多。

无心见状戳了戳一边的四时,看着他正对着阿策的背影发呆。

无心:。。。

“阿策!我和你换个地方!”

“啊?”阿策转过椅子,目光正好撞进四时的眼中。

“干什么?”

“叫你换就换嘛!”无心语塞。

阿策骂骂咧咧的在四时旁边一屁股坐下,嘴里的碎碎念被抑制剂的味道压下。

抑制剂的味道像是水果大杂烩,清甜的好闻。

阿策转头看向四时:“来来来,我来教你高端操作吼。”

四时微笑着点头:“好哇。”








拍深渊定妆照路上,四时第n次盯着阿策走神后,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四时不知道是不是AO之间的天然相吸,但是他对皮皮限没有一直盯着。

难道。。。

四时看向前排的阿策,小孩有些晕车,迷迷糊糊的靠着车门玻璃,圆润的脸颊微微鼓起。

四时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大问题。









四时扒拉出一个小型打气筒,想都不想的对着阿策。

“你幼不幼稚啊系十。”阿策揉揉鼻子,转头看向拿着小型打气筒的四时,嫌弃的笑。

四时不吱声,又打了两下,满意的看着阿策一脸无语的转向他。

磕cp第一线兜子锐评:“和小学生似的,引起喜欢的小姑娘注意。”

四时一屁股坐在椅子里,胡乱的反驳他几句,然后揣着剧烈的心跳闭目养神。

小鸭子被他捏的吱吱响,恰像他此时的躁动心情。

可能是吧。









“系十!来单练吗?!”

“系十!快来尝尝这块排骨!”

“系十!救我!别卡血线了!”

“系十!要不要去看电影?”

“怎么天天叫四时。”傻兜笑着调侃他,“该不是爱上他了吧。”

阿策笑笑,一点也不含糊的回怼:“兜妈你不也天天叫念九?”

“难道。。。。”

“阿策你再说一句?!”傻兜笑着捂他嘴,闭口不言念九,“我看你真的像粉丝们说的一样。”

“永远挨打不听是吧?”

阿策吐吐舌头,转头躲到四时身后,被四时呼噜了一把头发。

傻兜无语,手下打开念九的微信窗口,这一定在谈吧!










深渊比赛很快开始,四时作为新人,坐在场下,心跟着游戏内布偶人的心跳一起跳动。

好在比赛有惊无险的拿下,阿策一步并做两步的冲下台,跑进备战间拍拍四时,却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劲。

四时一言不发,跌跌撞撞的把他拽到狭小的更衣室。

“遭了。”阿策看着脸色逐渐变红的四时,满脑子都是“完蛋了”

自己身上还裹着四时的外套,具有安抚性质的信息素在接受到主人波动的情绪后带有了侵略性。

本就处于omega敏感期的阿策倒吸一口冷气,侵略性的信息素终于让阿策想起了alpha的可怕之处。

“四时,你。。易感期好像到了。”

“啊?”四时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迟钝,慢吞吞的抬起头,眼里含着水光。

“我草。”阿策拍拍四时,“你清醒一点啊系十!”

“场馆里有好多omega的!”

四时努力睁了半天眼睛,看着阿策。

四时心里突然就泛起了一股委屈劲,伸手一把把小孩捞在怀里。

“哎!”阿策就一愣神的空,反应过来就已经在四时怀里了。

四时抱的很松,但alpha的信息素环绕着他,侵略性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奶油味也在越来越重,要是在这样下去。。。。阿策一滞,自己可能会被诱导发情的。

那就真的完蛋了。

“阿策。。”炙热的鼻息扑在他颈后的腺体上,暗示意味很足。

阿策后知后觉,原来这小子对自己有非分之想!

阿策被热气激的缩了下脖子,但是一想到背后的是四时,有莫名的有些兴奋。

如果是四时的话,阿策脑子混混沌沌的,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

无数张四时的笑脸从眼前闪过,定格在初见时的朦朦胧胧。

算了,被咬一口也不算什么大事,阿策很快说服了自己,忍住羞耻心,往后面的怀抱里缩了缩。

alpha很快懂了他的意思,试探着吻向散发香甜奶油味的腺体。

阿策泪眼朦胧抖了一下,默认他的动作。

犬牙刺破omega的腺体,打下alpha的标记,信息素在阿策体内横冲直撞,小孩第一次被标记,整个人难受的哭的一抖一抖的。

四时把阿策转过来,亲亲他湿漉漉的眼睛。

“乖啊。”四时拍着阿策的后背,放软了语气,心里暗自高兴。

是双向暗恋。

出门前不打抑制剂是正确的选择呐。










傻兜看着两个人从更衣室走出来,脑子里把他俩以后孩子跟谁姓,怎么养都过了一遍。

小情侣怎么都不知道收敛一点呢。

“恭喜啊恭喜。”傻兜乐呵呵的凑过去,被勉强恢复了一点力气的阿策拍了一巴掌。

傻兜揉着肩膀,手下手速爆炸的给念九发着消息。

“我的失策成了!”

“kdlkdl”

念九那边沉默了很久,然后发来一条语音。

“我们线下要不要见个面?我觉得豆浆也可以成了。”

傻兜:?




————————————————

喜欢的话红心蓝手拜托啦阿里嘎多!

(断网的时候码的,果然断网是第一生产力呐!)

评论 ( 2 )
热度 ( 84 )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Unalome🔅(看置顶谢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