忱随(看置顶谢谢💞)

“三观不同,互相尊重。”
赞同同态复仇观点。
文笔烂,只会写烂文。
甜文爱好者。

【桦兜】偷偷心动

卡了很久的产物,很烂,干的像家里刚买的地瓜干(×)

坏心眼兜老师和纯情少女桦,ooc雷勿入

一句话逃嘉

等考试周完再改吧。

  

  

  

  



————————————————————




  情报局的通知来的让桦桦有些措手不及。

  秋刀鱼兴奋的吹了声口哨,故意掐细了嗓音,扭捏道:“情报局!和兜老师一起参加的情报局哎!!”

  “桦老师怎么不开心呢~”

  白底黑字的微信消息通过运营准确的来到他的手机,秋刀鱼扭捏的姿态惹得桦桦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一巴掌拍开秋刀鱼凑到他手机上的脸,咬牙切齿道:“你懂个屁。”

  “我不懂,你就懂了?”秋刀鱼撇撇嘴还他一个手肘,乐呵呵的喊一边过来凑热闹的嘉新,“李帅!桦桦要A上去了!”

  “你不得lovelove?”嘉新挑眉,扭捏作态的拽住一边的逃离。

  “逃离老师!lovelove!”

  桦桦语塞:“南通是吧!。。。滚啊!”


  

  

  

  好不容易摆脱掉看好戏的队友,桦桦按亮手机,咧开嘴,左思右想还是掩不住过于雀跃的心情,炫耀般的把这一消息发到粉丝群。

  “兜门要跟我拍情报局”

  一石激起千层浪,桦桦看着粉丝群里疯狂刷屏的消息,多了点傲娇的心思。

  知道什么是情报局吗,那可是被粉丝们称为民政局的节目!桦桦心里小算盘哗啦啦响,这次可以大大方方贴兜!说不定还有进一步的交流!

  你们粉丝就酸吧!

  桦桦乐呵呵收起手机,想了想又点开B站,推荐里众多美女中夹杂着一两个笑的开心的傻兜,有些是夹在gr角落的小动作,也有些是赛后群访的低头偷笑,笑的太开心了就连眼睛也看不见了,毛绒绒的脑袋靠在队友身上,像只懒散散的长毛猫。

  桦桦托着脸正笑的开心,路过的九梦徒朝一边刚睡醒有些愣了吧唧的祈颜耸耸肩:“哎呀,儿子长大啦,思春了。”



    

  桦桦参加节目那天醒的格外早,有句老话说得好,当你盼望的日子到来,一分钟都不想浪费。

  要和兜老师相见的一天,一分钟都不能浪费。

  八九点,职业选手大多在睡梦之中,桦桦窝在自己电竞椅里,决心要给兜留下个好印象,不能再和上次一样见到他就说不出来话,却思来想去没有好的话可说。

  他翻出群里的消息,一点点的划过去,看着群里乱七八糟的馊主意长叹一口气,给自己手机插上充电器,充电器顶部的小彩灯一闪一闪,完美契合自己过快的心跳。

  常常约着单练的人这个时间点都还没起,桦桦来回划着qq消息,最后点开游戏的人机训练,无聊的消磨时间,后续甚至翘了直播,专心致志的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桦桦!该走了!车来了。”运营大喊自己的名字,桦桦几乎是弹射起步,惹得一边的逃行嘿嘿直笑,桦桦管不得这么多,狠狠抛下一句狠话,就急匆匆的跑向出租,身后传来队友们更过分的笑声。



  

  

  桦桦坐在化妆间,任由化妆师在自己脸上涂抹,和旁边慵懒兔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余光瞄着化妆间的门。

  化妆间门被突然推开,傻兜抱着自己的外套,伸手和他们打了个招呼。

  傻兜迎着化妆间强烈的灯光笑着走进来,整个人都像在发着光。

  桦桦脑子里的骚话是一句也不剩,乖乖坐在那装鹌鹑。

  傻兜头发应该是刚洗过,过长的刘海盖住了眼睛,有种居家的懒散感。

  傻兜化妆很快,不过在最后涂口红的时候挣扎了一下,最后无奈接受。

  很艳。

  桦桦凑过去聊天,举手投足带着点后辈的拘束感,但又一副想和傻兜贴贴的模样让慵懒兔憋了好一会儿笑。

  哪怕是坐进录制的房间,桦桦和傻兜依然交谈着,桦桦视线有意无意的滑过傻兜的唇。

慵懒兔咳了两声,示意开始录制。

  录制大多是有剧本的,慵懒兔一边在心里调侃剧本,一边原本本的照着念了出来。

  “……你们之间的关系也颇有渊源啊,来,谁来介绍一下两位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桦桦连忙把自己的视线从傻兜唇上移开,直愣愣的撞进慵懒兔玩味的眼神里。

  主持人探究的眼神太直白,桦桦脑子里想好的措辞被突然转过头的傻兜的笑脸瞬间清空。

  “啊。。额。。”桦桦一下子卡了壳,最后硬着头皮憋出一句俏皮话,尴尬场面被主持人巧妙地化解掉带到下一个流程。

  “那傻兜对此什么评价呢?”

  在游戏里被自己缠的哭笑不得的人低头抿嘴笑了一下,笑的眯起眼睛。

  “就。。挺开心的。”

  桦桦不知道这句话是为了节目效果还是什么别的东西,他缩缩脑袋,捂着急速跳动的心脏的听着身边的人和主持人打趣,眼也不眨的盯向傻兜,乖乖巧巧的笑。

  现在看来到是自己更社恐啊。

  桦桦趁着兜转过头看主持人,眨眨眼用手指用力绞住怀里的玩偶,嘴角是抑制不住的雀跃。

  年上者和主持人一起cue着流程用不着桦桦插嘴帮忙,桦桦有了更多的时间近距离贴近仰慕已久的偶像。

  广州的天气不算凉,甚至有些闷热,但是房间内开的过凉的空调还是带来一丝冷意,傻兜搂了搂怀里的玩偶,纤细白皙的手指交叠搭在玩偶肚子上,泛红的指尖有一搭没一搭在玩偶上跳跃,明显消瘦了的脸颊上带着薄红,笑着看向他。

  桦桦这才后知后觉到了他们俩的part,他点点头示意可以开始,有些慌乱的躲避着傻兜带着笑意的目光。

  小小的默契测试而已,桦桦给自己打气,肯定可以。




  “牵制位”

  “甜的”

  “家里宅着”

  “躺赢”

  桦桦几乎是在梦里答完所有题目,五分之四的正确率,中间无数次的话语卡壳汇成了他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桦桦微笑着掩饰,暗气自己不争气,怎么这就成了这个样子。

  傻兜在摄像头死角偷偷打了个哈欠,抬头正好对上桦桦的眼睛,生理性的眼泪附着在虹膜上,眼底闪烁着星光,桦桦突然有种心里被塞得满满当当的满足感。

  兜看起来心情很是不错,即使得知要同玩一部手机也依然有着年上者的从容,衬托之下倒显得桦桦有些过分的拘束,大高个束手束脚的缩在椅子里倒有些可怜巴巴,看向傻兜的眼神里都装满了局促。

  傻兜好像注意到了他,接过手机递到他眼前,骨节分明的手指托着手机,来回翻动角色页,尽量给他找话题:“你想打什么?”

  “。。。鹿头”

  桦桦话说出口才意识到不对劲,旁边的主持人和傻兜用力的憋住笑,“你确定吗?”傻兜点两下手机,脑袋凑下来,“鹿头我一个人都会被四跑。”

  桦桦抱紧了原本被他放在膝上的玩偶,兜的洗发水不知道什么牌子的,一缕极淡的香飘在他鼻尖,桦桦甚至不敢呼吸。

  “那看你要玩什么。”

  兜抬头看他一眼,嘴角笑意不减,手上按下了准备。

  “那就鹿头吧。”


  

  

  

  桦桦也不知道自己那局是怎么打下来的,一败涂地的标识一出,傻兜就没憋住笑,手上接过手机,笑的肩膀都在颤。

  有什么好笑的,桦桦腹诽,手上却诚实的悄悄拍拍傻兜的背帮他顺气,手心拂过凸出的骨头,触电般的缩回。

  “干嘛”兜用口型问他,笑眯眯的,带着点狡黠,像只坏心眼的白猫。

  桦桦一秒认怂,可怜巴巴的举起手里的玩偶,无声狡辩“没有没有”,活脱脱一只被欺负惨了的大金毛。

  就算被耍的团团转,也会在一令之下飞速帖回,心甘情愿的被长毛猫猫折腾,最后任劳任怨的替它舔毛。

  桦桦感觉自己的脸都烧了起来,心跳声太大,让他怀疑整个世界都能听到他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其中就包括身边的人。

  年长者耳尖微红,顺着主持人的话cue流程,被意想不到的问题问的一时说不出话,抬头求助般地看向一边的桦桦。

  桦桦被扔了个烫手山芋,接过话头,递给傻兜一个安心的眼神,虽然自己也慌得要死,脑袋疯狂转动,磕磕绊绊的回答问题。

  傻兜在一旁抿着嘴笑,乐呵呵的看他结结巴巴,桦桦被他看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好歹解决的还算不错,而傻兜却没那么幸运,主持人仿佛存心一样,看似认真的听他的回答,实则存心调笑他处处挑刺,憋的傻兜咧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说实话,在一群工作人员的围观下还要做到无障碍的谈笑对于他俩个社恐来说还是很难的,桦桦小心瞄了一眼对着自己拍的摄像头,看对方似乎暂时没在工作暂时松了一口气,这才收心专心去看身边的年长者。

  傻兜被主持人的问题问得耳朵都憋红了,耳朵尖尖红了一小块,被白皙的皮肤一称更加明显。

  桦桦盯着他红红的耳朵尖,自顾自的摸了一把自己的耳朵,被掌心的热度吓了一跳,连忙移开视线,却又不忍心放弃近距离观察傻兜的机会,顶着双红耳朵继续去看他。



  

  

  主持人总算放过了傻兜,傻兜深呼一口气,转头撞上了桦桦亮晶晶的眼睛。

  桦桦乐呵呵的笑他,像年纪不大的小男生,看向他时满心满眼全是赤诚。

  傻兜躲开他目光,和主持人讨论下一个环节。

  桦桦认真的盯人,一时没有注意到傻兜手里的眼罩,等听完主持人的介绍才被狠狠噎住。

  问题是蒙眼画画吗?问题是兜老师给自己带眼罩!

  动作实在过于亲密,傻兜微凉的指尖擦过桦桦耳廓,很快就戴好了,傻兜的声音在不远的地方传过来,把桦桦从自己如雷的心跳声中拽出来,后知后觉的握紧了笔。

  桦桦也不知道自己画了些啥,他满脑子都是马上要给傻兜戴眼罩,画画的手都有些发抖。

  傻兜看他的画,噗嗤笑出声,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眯成一道缝,柔软的盛满春水。

  “给他戴吧。”慵懒兔的声音从一边传过来,傻兜正把脑袋往这凑,乖乖的低着头。

自己的手在过凉的空调屋因为紧张变得更凉,触到傻兜温热的耳朵时几乎屏住了呼吸,手指勾住眼罩带子,滑过他的耳廓, 对方手指触到自己时也是这种感觉吗?

  温热的。

  心动的。

  桦桦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在身后主持人专注的目光下有些慌乱,忙清了清嗓子,示意主持人可以开始了。

  慵懒兔一副什么都看透了的样子拍拍桦桦的肩膀,让他们开始绘画。

  说起傻兜,桦桦有很多很多话想说,桦桦生命里傻兜占据部分的不算多,那少部分却是被桦桦摁在了心底最柔软的深处。

  或是他出神入化的辅助,或是他礼貌的笑脸,被摄像头怼脸的羞涩,太多太多,桦桦看着被蒙住眼睛的傻兜一时有些发愣。

  一直仰望的人,他追到了身前。




  

  

  拍摄终于完成,傻兜伸个懒腰看向他们队的运营,得到肯定的回复后看向桦桦。

  “桦桦,我们要走了,今天挺开心的,比赛见!”

  桦桦点头如捣蒜,却在兜回头后鬼使神差的拉住他手腕,细瘦的手腕老老实实呆在他温热的手心,兜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干,一时愣了一下。

  “兜老师。”

  桦桦,A上去。

  “约饭吗?”



  

  

  后续以“下次一定”作结,桦桦托着脑袋,赛前在对话框里敲敲打打:“约饭约饭”

游戏里迟迟没有收到回复,手边的私人机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特别关心的消息大咧咧躺在锁屏之上:“好啊,你请客。”







  

  

  

   


后续可能有兜视角,看心情写。

红心蓝手拜托拜托💓

评论 ( 4 )
热度 ( 42 )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忱随(看置顶谢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