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lome🔅(看置顶谢谢💞)

“三观不同,互相尊重。”
赞同同态复仇观点。
文笔烂,只会写烂文。
甜文爱好者。

【取流】暗色

  取悦×透流

  拉郎拉郎拉郎!!!被雷到速速退出!!

  真名提及!

  一切就因为这张图片↓和透流的爆照,双眼皮的卡瓦弟弟可爱死我了,脑袋一热就写了。

  

  

  

  

   


  

  

   细节刚认识取悦的时候他还不叫细节,取悦也没参加职业比赛。

  他们只是同一宿舍的舍友,互称爸爸,互相带饭的有着纯正兄弟情的那种纯室友。

  突然,或许也不那么突然,细节努力的回想着那天的景象,再怎么努力,也只剩下了刘岚清那张罕见严肃的脸,他脑袋窝在被子里,一双黝黑的眼睛盯着他,在闹嚷中凑近他的耳朵,说:“邓远亮,我想打职业。”

  一切都有迹可循,突然出现在刘岚清手机里的游戏,各色直播软件里主播咋咋呼呼的声音,刘岚清闷头打着游戏,在一场又一场小比赛中自我磨练,笨拙的观察密码机的抖动,手机里的人物被无数次的强控折磨。

  宿舍经常是很闹腾的,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总有着花不完的精力,粗声粗气的嬉闹声中,邓远亮带着耳机也依然被舍友们的声音刺的脑壳发昏,晕晕乎乎,他凑近了刘岚清。

  “刘岚清,干嘛呢。”邓远亮瓮声瓮气的凑过来,看着刘岚清四杀后得意的笑。

  “要不要玩?”少年漂亮的眼睛瞟过他,落在他手机上的对称竞技游戏上。

  战绩还算漂亮,暂时挂机的刺客正被辅助妹妹追着喊哥哥,嗲里嗲气的声音透过邓远亮劣质的耳机和室友们的嘈杂声音传入刘岚清的耳朵。

  “挺受欢迎啊?”刘岚清看着他,嘴角咧了个笑。

  邓远亮丝毫不在意耳机里的声音被漏了个干净,摆摆手:“没意思,玩多了就玩腻了。”

  “那来玩这个?”刘岚清退出游戏,指着手机桌面上孤零零的游戏看向邓远亮。

  舍友们开始偷偷抽烟,香烟的味道很劣质,也很呛人,所以刘岚清拉着他去了阳台,晚风吹着他俩钝钝的脑袋,对面是一排排排列整齐的宿舍灯光,邓远亮看看刘岚清,又看看阳台门另一侧的烟雾缭绕,他说,那就试试呗。

  

  

  

  

  不该试的,邓远亮想,他游戏里踉跄的角色被逼的无路可逃,被刘岚清堵在墙边,毫无反抗之力的倒在监管者脚边。

  刘岚清很得意的抬头看了他一眼,果不其然捕捉到了邓远亮不服气的撇嘴。

  “单方面虐杀有什么好玩的。”邓远亮抢他手机,“我们换换。”

  刘岚清欣然接受,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板窗博弈让久久拿不到第一刀的邓远亮很难受,在瞥见刘岚清手机上出现的牵制180s的提示后更是雪上加霜。

  刘岚清看着甩下手机的他,屏幕上的邦邦傻兮兮进行着待机动作,邓远亮抬头对上他眼睛,刘岚清耸耸肩。

  “。。。我早晚秒杀你!”游戏里落下风的人最后只能逞逞口舌之快,恶狠狠的给了刘岚清一拳,然后抱着被他骨头咯疼的手推给他自己的零食箱。

  刘岚清熟稔的捞过几袋自己吃惯的零食,说:“行。”

  

  

  

  周六没课,邓远亮踌躇很久还是点开官方直播间,cpg的取悦在荧蓝的灯光下,成为了职业的一员。

  刘岚清转头看向摄像头,目光有些呆滞,但依然看得出来他很紧张,飘忽的眼神最终落到了手机上。

  这一局到底打成什么样邓远亮已经不关心了,他看向刘岚清空荡荡的床铺,没有理由的感觉心里空荡荡的,他沉默良久,突然拽过过来凑热闹的上铺。

  “我要打职业。”

  

  

  

  职业之路不好走,或者说,他的职业之路不好走,零零散散的家庭琐事把他弄的晕头转向,等到他终于踏上了青训舞台的时候,刘岚清,或者说取悦,已经在职业中度过了整整两年。

  邓远亮换了新的qq去加他,申请理由里写了这么一行字。

  “刘岚清,该还零食了。”

  

  


  邓远亮,或者说透流,第一次青训之旅并不顺利,他宛如一片极轻薄的石片被抛入深海,一点水花也没砸起,刘岚清一反常态的没有嘲笑他,那天晚上拉着他打了一整宿的自定义。

  真怪,透流想,老直男开窍了。

  于是透流敲开取悦的qq语音,接听后两个人都没说话,取悦的呼吸声穿过麦克风来到透流的耳蜗。

  不难受是假的,透流看着手机上一片片通红的战绩,第一次感到深深的无力。

  “没事。”取悦的语调明显是放软了,往仔细了听,居然有点哄人的语气,“还有青训。”

  透流甩开手机,耳机里取悦没再说话,两人再次心照不宣的选择闭嘴不言。

  

  

  

  透流再和取悦打电话是又几个月后,取悦状态看起来很糟糕,连着两局被多跑,透流捞起手机,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电话已经被接通了。

  透流一时有些不知道要说什么,取悦声音低哑:“有事?”

  “没事。”透流本来就不怎么爱说话,他习惯于读取别人的眼神,也习惯于借用眼睛说话,好久不见取悦,他有些摸不透他。

  “看你这颓废样,我还以为你失恋了呢。”

  透流最后选择了最蠢的打开话题方式,取悦意料之中的没回答,沉默后,他说:“上线。”

  “不就练游戏嘛。”透流的声音带着劣质耳机特有的电流,“我找人单练了好久,这次绝对爆溜你。”

  “哼”取悦轻哼,拉他进单练,“来吧。”

  后续以二者输赢参半做结,取悦打游戏带了一股狠劲,闪现的干脆利落,打的透流有些措手不及。

  “邓远亮。”取悦没再开一局,他压低了声音问,“你会和我一起打下去吗?”

  “打啊。”透流胜券在握,“还要以后去职业和你对打。”

  

  

  或许是对职业的执念太强,他凭借着一手漂亮的操作硬生生杀出了屠弱局面签约gr。

  签约那天取悦给他打了电话。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透流,啊不,现在是细节,一秒就听出他绝对喝醉了,取悦说话词不达意,但话里还是满满的自豪与担忧。

  细节那时候不懂,直到第一次上场面对act人队,现实就给了他两巴掌,那些事情把他压的窒息。

  取悦没说什么话,执拗的把他抛在那里,想逼迫他成为独自舔舐伤口的孤狼。

  细节是成年人,取悦告诉自己,但是最后还是没忍住,一个电话过去,一句话没说两个人挂了一宿的电话。

  细节看着几个小时的通话记录,拿出了训练机。

  

  

  gr和act没进季后赛,最后在成都撞了面,那是细节和取悦第一次在职业之后见面,两只同望一轮月亮的狼终于不必独自舔舐血淋淋的伤口。

  细节站在台上,穿着gr队服。

  取悦坐在台下,穿着act队服。

  一模一样的校服终于变成了两件不同的衣服。

  细节朝他笑。

  取悦移开目光,不一样又怎么样,他嘴角抿起一抹笑,他们是对方的。

  

  

  

  成都的比赛娱乐性质还是更强,细节和取悦,邓远亮和刘岚清在比赛后找了一个小休息室碰了面。

  “邓远亮。”取悦还是习惯性叫他的名字,两双指节分明的手覆在一起,一双冰凉一双滚烫。

  细节轻轻嗯一声,脑袋靠在他肩膀上,在隔断的小休息室里享受着难得的安静。

  很多话想说,但是又什么都不愿说。

  空气仿佛静止了,取悦的胸膛因为呼吸一起一伏,早起赶比赛的细节有些困,靠在他身上打了个呵欠。

  “岚清。”靠在他肩膀上的人闭着眼,手里却精准的掐灭突然亮起来的手机屏幕,“秋季赛加油。”

  取悦没说什么,他一向不怎么爱多说废话,他把覆在他手上的手反握住,均分为数不多的热量,然后抚过细节的肌肤,从手心到手腕,最后在肩膀处收手。

  “多吃点,瘦的太厉害了。”

  “你还好意思说我?”细节撇撇嘴,伸个懒腰从取悦身上爬起来,顺手用指骨敲敲取悦身上突出的骨头,嘲笑似的看向他,“等你比我重了再说吧。”

  “好了。”取悦抿嘴,拦住他不安分的手,瞥向他握在手里的手机,“战队刚才不给你发消息了?去吧。”

  “别让别人等急了。”

  细节歪歪脑袋,手机抵在下颚,在gr阿姨养猪式的投喂之下脸上终于是有了点肉,软肉挂在脸颊上,衬得健康了些。

  取悦忍住想掐把软肉的手,揉了揉他毛燥燥的短发。

  “。。。行吧。”细节也不再多说,转头走向休息室门口,出门时倚在门框上,朝取悦摇了摇手机。

  “懂?”

  取悦很无奈的点头:“懂”

  细节依旧不依不饶,托着脸道:

  “记得想我。”

  取悦移开目光,轻轻的从鼻腔哼出回答,看着透流关上休息室的门,在手机上收到了一个吐舌头的表情包。

  取悦很费劲的才忍住笑,摁灭手机,推门走出休息室。

  

  

  

  

  

  

————————

  目标是!超过十个人看!拉郎人永不认输(不是)

  如果感觉还可以红心蓝手鼓励鼓励please!(跪)

评论 ( 6 )
热度 ( 23 )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Unalome🔅(看置顶谢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