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lome🔅(看置顶谢谢💞)

“三观不同,互相尊重。”
赞同同态复仇观点。
文笔烂,只会写烂文。
甜文爱好者。

【花遇】接个吻?

雷勿入!!

抖粉花遇朋友摁着我头码orz

不是很了解抖和一花,ooc致歉(土下座)

2k+

后续等我更加了解一花后会改()










扔下手机的那一瞬间,一花耳边轰鸣着自己的心跳,场馆内早早准备好的道具被打开,散下满天的金雨。

主持人潇潇因为过分的激动使得庆贺的声音都有些干哑。混着粉丝欢呼尖叫的声音,他跳起来伸直手臂,在金雨中迷了双眼。

金色纸片擦过他的身体,被空调的风卷起吹向他亲爱的队友们,噗落落的撒了满头满脸。

粉丝们满脸泪水却整齐喊着口号,在他耳朵里变成嗡鸣一片。

他很想吼出来些什么,随便什么都好,对来之不易胜利的狂欢,对不公的待遇的不满和控诉,或者对粉丝们一直不离不弃的感激,一花张了几次嘴,发现这时候说什么都太过苍白,他转头看向队友们,他们在金雨中抱成一团,胡乱的擦着眼泪。

遇见个头最小,被教练北离一把捞在怀里,本来就委屈的面相瘪了嘴之后更加可怜,在镜头转向东玄之后悄悄红了眼眶。

一花凑过去拥抱,依靠着身形优势把遇见圈在自己怀里,看着遇见埋着头泣不成声。

太苦了。

一花想。

这个冠军太苦了。

一花回想起深夜无数次的单练,回想起在遇见微博看到的无数辱骂的话语,他鼻子陡然一酸。

都说他们是无冕之王,但是无冕在这个赛场上没有任何的说服力。

事实便是如此。

但是今天,我们是冠冕之王。

一花拍拍遇见,想说些什么,被cue流程的工作人员硬生生打断,一花只一愣神的时间便被挤到了奖杯的另一边,短暂一瞥遇见撩起袖子悄悄在角落抹眼泪。









说实话,这不是一花第一次见遇见哭。

第一次见他哭还是自己刚来不久,那时候ivl的观众们最多的说法就是东玄遇见拖航母。

又一次比赛失利,一花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今天白天的比赛失误。

东玄靠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的划着屏幕找人单练。

楼下传来哗啦的水声,声音不小,隔着门板能听个隐约。

一花从床上坐起来,他当时问东玄:“水没关吗?”

东玄低垂着眼睫,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对他说:“实在担心,就下去看看吧。”

一花不解,但是没顺着沉重的气氛继续往下问,他趿拉着拖鞋走下楼梯。

拖鞋踏上木质楼梯声音非常大,听的让人心慌,不得已,一花舍弃拖鞋,赤脚走下楼梯。 

黑夜里视野被无限缩小,听觉被无限的放大,一花听见自己踩上木地板的声响,以及混在水声里的极小声的呜咽。

客厅的窗帘没拉严实,漏出花园一角的烧烤摊,上边放着中午没吃完的烧烤,已经有些焉坏了,被空气侵蚀从外坏到里。

一花站在卫生间门口,水声混着呜咽。

很好推断那是谁。

上戏啵啵今晚出门了,东玄在房间,其他人的房间也没有任何动静,只能是今晚一直在一楼的遇见了。

一花虽然不懂什么安慰人的套路,但是他知道,苦难由两个人承担怎么都比一个人死扛强,他拧动门把手。

遇见仿佛被吓到一样,眼睛红红的瞪向他,满脸不知是水痕还是泪痕。

遇见的手机放在一边,私信铺天盖地。

一花没说话,他坚信动作要比言语胜过太多。

他踏出一步,脚踩上冰冷的瓷砖,一步一步走向还在发愣的人。

他一把拥住人队抗压的顶梁柱:“遇见”

“想哭就哭吧。”

“没人知道。”



遇见是个多么骄傲的人,那晚嘶哑着嗓子哭了半宿。

一花就在冰凉的瓷砖上站了半宿。









一花看着官方给自己戴上奖牌,有些恍惚的伸出手握手。

他仰起头,把眼泪往回用力逼了逼,被刺眼的灯光闪的睁不开眼。

官方宣布FMVP的得主,全场掀起尖叫。

他转头看看东玄,逆版本的T0屠夫正抹着眼泪,却在听见自己名字后骄傲的仰起头。

今天,我们才是站在聚光灯下的冠军。








一花觉得有句话说的很好,在灯光都打向一处时,就一定会有暗处。

而败者,都是在暗处退场的。

一花目睹了两次对手的夺冠,第二次是2021年的秋季赛。

舆论一边倒的架势越来越猛烈,超话一片乌烟瘴气,一花手抖的几乎拿不住手机。

遇见从暗处突然出现,笑嘻嘻的夺走了他的手机。

“哎呦,花总还看这个?”

遇见比他矮的多,又是个喜欢和别人贴在一块的主,躲在他身边,影子被路灯拉扯出长长一条。

暖黄色的灯光下,遇见对着他笑,眼睛眯成一条缝。

“张总。”一花苦笑,“把手机给我。”

“不给。”遇见乐呵呵的把手机揣进自己兜里,指指旁边的烧烤摊,“要不要吃烧烤?”

队友们已经走远了,黑色的队服融入黑暗。

遇见在路灯下站住脚,暖黄色的光打下来,在他身上洒下一片碎金。

一花看着他,噗嗤一声笑起来。

“没心情呀张总。”一花顺着他的话茬,看着遇见,也不再纠结自己的手机,“除非你请客呐张总。”

遇见瞪大眼睛,黝黑的瞳孔在路灯底下亮晶晶的,像一只猫。

“花总家大业大还要我请客?”

一花算是让他彻底哄好了,伸手揽住遇见。

“家大业大也不禁你这么造。”一花笑道,“说好了你请客。”

遇见耸耸肩,把他的手臂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更舒服一点。

“那就走!一切听花总指挥。”










一花漫无目的的想,连着几个小时的高强度比赛让他饥肠辘辘。

总算一切顺利结束。

结束后就是采访,他转头,遇见正在不远处看着自己的奖牌发呆。

“看呆了?”

一花过去站在他身边,他看着两块一模一样的奖牌,终于有了些并肩作战的意味。

“毕竟比不上花总啊,家里这种得有一面墙吧。”遇见看向他,促狭的笑。

真的像猫,一花想,粉丝有的时候说的真的挺对的。

遇见是狡猾淘气喜欢逗狗玩的小黑猫,那他肯定就是被他逗的那条大金毛。

傻,但是心甘情愿。

一花发现自己不太直的那天,是遇见生日喝醉那天,他们倚着他们常吃烧烤的那个烧烤摊看星星。 

遇见喝醉有些懵懵的,但是吐字还算清楚,那天一花也倚着那个烧烤摊就这遇见没喝完的半瓶酒听完了遇见不长不短好几年的职业生涯。 

絮絮叨叨,一字一句的是血泪和诋毁的篇章。

最后遇见灌了最后一口酒,捧过他的脸。

他眼神迷蒙却语气坚定的说:“我们一定要一起拿一个冠军。”

一花看着他水雾弥漫的眼睛,忘了数到一半的星星,他一头栽进遇见眼里的星河,抓住了理想。

一花说:“好。”








算是兑现了,一花终于是敢直直对上遇见的眼睛,不再是被盯后的手足无措。

“比不得张总。”

一花欣然接住遇见搭在他肩上的胳膊,但是被他炙热的呼吸烫到的时候还是条件反射性胆怯,一花的视线又开始乱飘,颈后就是小黑猫坏心思得逞的笑。

“夺冠呢。”一花放弃挣扎,“有点冠军的样子行不行?”

“是吗?”遇见凑过来,眼睛亮闪闪的盯着他。

“什么是冠军的样子?”

“是偷看别人然后脸红?还是不敢和喜欢的人对视?”

遇见笑嘻嘻的趴在他肩上,逐步瓦解他的心理防线。

“还是说,就是一花?”








一花实打实的被惊到了,他转头,小黑猫整好以暇的微笑的看着他。

我是笨狗,一花紧张的咬嘴唇,不敢看他。

“怕什么,花总。”遇见摘了口罩,笑的漏出雪白的牙齿。

“你不会以为自己是单向暗恋吧。”

一花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惊讶的看他,头发里夹着没摘干净的金雨,真的像一只傻里傻气的大金毛。

张遇见伸手揽过一花的脖子,嘴唇擦过一花爆红的脸颊,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走廊,他小声的说。

“一花,要不要接个吻?”




金毛狗狗是人类最忠诚的伙伴,对小黑猫也一样。








!真的不了解一花!ooc的话非常抱歉!!!

如果喜欢的话还请红心蓝手阿里嘎多!


评论 ( 8 )
热度 ( 84 )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Unalome🔅(看置顶谢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