忱随(看置顶谢谢💞)

“三观不同,互相尊重。”
赞同同态复仇观点。
文笔烂,只会写烂文。
甜文爱好者。

【WD×GR】重逢之时01

去年重逢之时的时候写的,不过现在才想起来发()

有一说一,虽然说是水仙,但是真的很好磕!

后辈×前辈yyds(设定为非亲兄弟,wd是GR捡回来的)

阳光健气哥控wd×宠溺自闭GR

老队伍提及

解散的队伍都是噶了的,在另一个世界生活

3k+

哨向pa

——————————






WD是被xgg一巴掌打醒的。

文明如他刚想亲切的问候一下xgg的全家,却在睁眼后脱口而出一句国粹。

一道光从天上落下来,擦过他的脚踝,光中明晃晃的闪着他的标志。

“这什么玩意儿?”WD顶着一头鸡窝拽过xgg。

“我怎么知道。”xgg道,“不过看起来像白塔的标志。”

“你在搞笑?”WD揉了揉眼睛,不确定道,“咱都死了多久了,白塔还能复活我们就是了?”

“我倒更信是天堂来接你大爹了。”

“鬼!”xgg一巴掌拍开WD,翻了个白眼,“我才是你大爸。”

“听说mfb也有这个玩意,建议你去找他。”

“那个老娘们?”WD做了一个鬼脸。

“你注意点。”xgg捂住他的嘴,笑道,“你不怕被他喷死啊?”

WD笑嘻嘻的拨弄几下自己的金发:“他才不会呢。”

“好啦,我要去找他了,我到要看看白塔搞什么鬼。”



WD找到mfb时,mfb还在数落5hs,他俩身边明晃晃的跟着两条光束,再加上他身边那条,整个房间堪比来到了天堂。

“mfb”WD打断他,“这是啥?”

“白塔的。”mfb对着光束指指点点,“这狗白塔真就要磨掉我们最后一点剩余价值。”

“白塔。”WD沉默片刻,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抓住mfb的袖子,激动道,“那我能见到GR了!对不对!?”

“嗯。”mfb嫌弃的甩开他,叹一口气,“不知道这小子现在怎么样了。”



GR。

WD把这个名字在嗓子里滚了好几遍,激动到手脚冰凉。

真的,好久不见。



WD甚至专门翻出了那件又脏又破的旧队服,一遍一遍的洗了,这才勉强显现出原色来,可刀剑划出的破洞还是让WD好好费了一番脑筋。

笨手笨脚的WD奇特的缝纫技术终于让VE看不下去了,大手一挥帮他包了这件衣服的缝纫问题。

WD:!大姐!靠谱!




终于算是一切准备完毕,WD带着满心的激动站在传送阵上,看着mfb启动了传送阵。

白光笼罩他,倒是没有想象中的炙热与刺眼,反而格外舒服。

他看着自己的符号变了几变,最后在眼前消失不见了。

WD急得就要上手推mfb,符号没了,他也会消失。

可一阵天旋地转,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站在了第五白塔内。

WD:?

WD动了动腿脚,似乎一切正常,转头,身边却没有了mfb和5hs

WD在找哥哥和找老娘们直接几乎没有犹豫就选择了GR。

开什么玩笑,GR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他一人不生地不熟二还路痴,虽然这里他曾经待过,两年过去这里也变了大样。

WD蹲在原地想了很久,最后拽了个人。

是个红白队服,乐呵呵的小孩。

“啊?”小孩眨巴眨巴眼睛,指了指右手边,“在宿舍最里边,很好找的。”

“话说,我也很久没见GR了,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你可以去看看。”

“好。”WD道了谢,抬脚走向宿舍,心里还盘算着怎么给GR一个惊喜。

一会儿是先抱住还是先蒙他眼睛呢。




WD踏入宿舍,却无端的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GR?”金发少年试探着推开最后一扇厚重的门,门内一片漆黑,淡淡的血腥味从黑暗中飘出来。

WD摸索着开了灯,眼前瞬间变得一片惨白,WD努力眯着眼适应突然的亮光。

一抹粉色靠着墙,不做任何反应。

“GR!”虽然他变了样子,WD依旧是瞬间人了出来。

WD冲过去,血腥味变得更加浓重。

GR抬了一下眼皮,恍惚中看见一抹金色,眼泪夺眶而出。

“itc。。。”

WD的身影顿了一下,紧接着探手试了一下GR额上的温度,滚烫,他转身就想背他起来,却在听见GR因为疼痛倒吸一口凉气后动作僵住。

WD伸手拉开GR直到颔下的拉链,裸露的皮肤上伤痕交错,有的还在往外渗血。

WD没忍住,低声骂了一句,强忍着拽住他领子质问的心,转头冲出了房间。




少年站在医护室外,用脚把地上的小石子一粒一粒的踢远,心情烦躁。

他不知道自己烦躁是因为GR把自己错认为了itc还是因为他看见GR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不管是哪一个,都很让人生气。他咬牙,把石子一脚踢飞。

“WD?”是xrock

或许是因为GR昏迷边缘的那句“itc”,WD不是很想和同itc有一定关系的xrock交谈。

他心里膈应的慌,转头就想走。

“那里边是GR吧。”xrock看出他的意图,缓声道。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WD哪怕再活一次,骨子里的傲气和冲动还是掩不住的,他歪头看向xrock,已经有了点火气,“还不是你们伤的?”

xrock有些愣:“你听我说。。。”

“还说什么。”WD精神图景已经有些不稳,非洲狮已经从意识图景里钻了出来,低嚎着示威,下一秒就要扑上去。

“来和我打一架。”WD伸手拍拍非洲狮,语气不善,“你能打赢我我就听你说话。”

xrock显然还想说什么,却被医护室里的一声低唤噤了声。

是GR,他在喊WD。

刚刚还龇牙咧嘴的非洲狮耷拉了脑袋,不情不愿的钻回WD的精神图景,WD瞥了一眼xrock,进了医护室。




医护室的消毒水味儿还没有完全消干净,激的WD鼻子有些痒,也有些酸。

“怎么突然回来了?”GR坐在床上,过长的头发有些遮住了眼睛,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碰就会消散,那还有一点儿曾经意气风发的样子。

WD揉揉眼睛,说着早就和mfb穿好的借口:“副塔放假了,我来看看你。”

GR点点头,看着手上的绷带,不做声。

看他的样子,WD好不容易消下去的火气又窜了上来,他气汹汹的走到GR面前,本想给他来一拳,但看着他被绷带包裹的样子又狠不下心,最终只别别扭扭的抱了他一下,头靠在他肩上。

GR由着他抱,半晌,挤出一句话来。

“WD,我降成B级哨兵了。”

WD身子一怔,仍闭着眼不开口,他自然懂得GR的言下之意是什么。

白塔不会留B级以下的哨兵的,也就是说,GR如果级别再继续降下去,要么被放逐,要么变成地下训练场的沙袋。

“那你就把自己搞成这幅鬼样子?”WD看着他的颓废样,气不打一处来。

“是我实力下降了。”GR倒是很冷静,“和他们无关。”

WD看看他,又看看外面勾肩搭背路过的人,到底还是小孩子心性,嘴角耷拉下来。

“GR”WD说,“你在这儿。。。有朋友吗?”

“有啊。”GR笑道,“我们私下关系都好的很。”

“骗人。”WD盯着他粉色的眼睛,那里本该有万丈光芒,现在却只剩一滩波澜不惊的潭水。

私下关系好会在他重伤发烧时把他扔在那个漆黑的房间?

WD越想越替GR委屈,还带着点稚气的脸皱在一起。

“不说这些了。”GR伸手摸了摸WD那头柔软的金发,“除了你还有谁回来了吗?”

“还有mfb,5hs和外援bbb”WD答道。

“嗯。”GR看起来有些怅然,“他们在哪?”

“我不知道。”WD乖乖回答,“你要找他们吗?我们可以一起。”

“不用了。”GR拒绝的干脆利落,果决的让WD不懂。

“我今下午有比赛。”

“你这样还想参加比赛?!”WD从他怀里挣扎出来,“我不许!”

“你这是在找死你知道吗?!”WD没控制住音量,他看见GR在微微皱眉。

“WD!”GR开口了,眉间也有了怒气,“你不要在这里胡闹!”

“到底是谁在胡闹!”WD深吸了一口气,盯着他。

“哥。。。我求你了。。。别去了。”

GR沉默了,他只听WD喊过两次哥,一次是求自己让他参加比赛,这一次是求他不要参加比赛。

不管怎样都是在求他。

GR看着面前人坚决的样子,松了口:“行”

“那我去取消赛程。”

“好——”WD眉眼带笑,金发金眸的人洋溢的笑容让GR一时有些失神。

“哥!要不要我陪你!”WD尝到了甜头,哥喊的一声比一声甜,眼睛眨巴眨巴,期待的看着他,原来的包袱早抛到了九霄云外。

重活一次,一些没必要的事也不再执着。

GR按住面前人躁动的脑袋,下床穿好队服:“你在这儿呆着,等我回来带你转一圈。”

GR站在门口向WD招手,粉发随风被吹起,露出被过长的头发遮住的伤疤,伤痕累累却向WD露出了一个坚定温柔的笑容。

WD突然不想回去了,不想再回到那个没有GR的地方。

在他愣神时,GR把门关上了,极小心的锁上了门,脸上的笑容也敛了下去。

WD在屋内开心的坐在床上晃着腿。

GR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朝战斗场走去。







————

虽然是水仙,但是在我这里他们是两个不同的个体。

写的时候GR状态蛮低迷的我记得,现在也不算太好,不过好在慢慢回暖了。

就还是加油吧。


(手稿太多字了,好累,先打这些orz)





评论 ( 2 )
热度 ( 29 )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忱随(看置顶谢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