忱随(看置顶谢谢💞)

“三观不同,互相尊重。”
赞同同态复仇观点。
文笔烂,只会写烂文。
甜文爱好者。

【遇克】震惊,吐真剂原来竟是迷情剂平替!

今天过生日,浅发一点难吃的饭awa

请大家和我一起吃生日餐(?)


其实我真的只想写小短篇来着,但是被比赛气的停不下来(?)

字数8k

都是些很俗气的内容,xql都会干的事(?)(被饿疯了已经orz)

和原著不符的全是私设


真的,有一说一我感觉遇见哥是那种只要想明白就会直球出手的人。

such as:和他一起养猫🐱/比较萌吧


可以的话☞



————————————————————————————









一切都发生的很突然,马克刚把伯洛克夏草放在玻璃皿里,隔壁的坩埚就发生了爆炸。

上了年纪的魔药课教授骂骂咧咧的冲过来收拾残局,把乱七八糟的魔药一一摆齐,狠狠的给格兰芬多扣了十分。

同伴伍六七小声的抱怨着这波及到他们的闹剧,把玻璃瓶砸的嚓嚓响。

马克没有回应伍六七的话,放神的盯向窗边那个身着斯莱特林服装的男孩,以及他身边窗外飘飘洒洒的雪。

霍格沃兹的冬天对于他这种体寒人士真的不算友好,哪怕有魔法火炉的加持也依旧手指冰凉。

雪慢慢的把窗户埋起来,现在他只能把视线转回来,强迫自己专注于药剂实验。

今天学习的是吐真剂的制作。

他是真的不适合研究药剂,更何况还是和伍六七一组,只会难上加难。

而斯莱特林似乎就是有制作魔药的天赋,才一会儿没注意,紫绿色已经在斯莱特林的坩埚中泛起,而他还只是在研磨伯洛克夏草。

绿色的汁水在皿底汇集了小小一滩,伍六七还在和钟乳石块作斗争,粉末弄了满头满脸。

“我草,兄弟,要不咱还是找个人来帮忙吧。”伍六七手忙脚乱的收拾残局,向他提议道。

“你找事儿啊,被逮到可就不是扣十分这么简单的事了。”马克嘴上反驳着,却还是下意识往窗边看了一眼。

斯莱特林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马克瞬间低头,专心研磨伯洛克夏草。

“哎哎哎。”伍六七看出了些苗头,用手肘捅他,“你们认识?”

当然认识。

马克几乎是瞬间就想起了一年前,旋转的天空,失控的扫帚,游走球的疯狂以及强有力的手臂和温热的手心。

更重要的,是扇动着翅膀的金色飞贼和温柔的笑颜。

他正如第一次上场的青涩找球手,抓住了属于自己的金色飞贼。

“斯莱特林的找球手。”马克头也不抬,“技术还行吧,但和我相比还是差的有点远。”

“啧啧啧。”伍六七总算完成了钟乳石块的准备。“一看就没和我说真话,等我这吐真剂完成了,先往你嘴里塞。”

“啊对对对。”马克无心再去应付伍六七的白日做梦,斜前方炙热的目光几乎把他烤到融化。

指尖还是冰凉的,马克把脸埋进围巾,任劳任怨的收拾乱七八糟的桌面。





总算,魔药课有惊无险。

可能是某种少年人心中的情感所缘,往往完不成的那几个坏小子也成功的捧起了属于自己的吐真剂。

马克看着老顽固为奖励他们留下的小瓶吐真剂,把手揣进了兜里,任着伍六七把瓶子装进他自己的口袋。

反正他也作不出什么大问题。

蓝胖子和他的好兄弟勾肩搭背的走出来,嘻嘻哈哈的说了再见,向他们走过来。

“大儿们——大爸来啦——”






雪还是没停,伍六七和蓝胖子毕竟火性大,巫师袍大咧咧的敞着,马克哪怕是给自己下保温咒都还是冻得发抖。

离谱。

远处的斯莱特林更是连围巾都没戴,黑发落上白雪,看似在赏雪。

马克揉揉自己的银灰发,突然觉得染发是个错误的决定。

“咋滴啦马克。”蓝胖子首先注意到他的不对劲,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片黑色巫师袍的衣角。

“保不准啊,又在看那个斯莱特林找球手。”伍六七贱笑着插话,把目光投向蓝胖子,“某人情窦初开啦。”

“就你?五十九岁老大爷。”蓝胖子嘿嘿一笑,“别忘啦,现在就你还寡着了。”

“情窦初开好事啊,怎么不和兄弟说?”

“啧啧啧。”伍六七故作神秘,“你不知道,刚才魔药课上,全程盯着人家看呢。”

“老头子快把我俩烧出个洞来了。”

马克识趣的闭嘴,不反驳也不承认,脑子里转的全是魔药课雾气蒸腾后的那张笑脸。

蓝七两人兴趣极高的快乐八卦,马克捏紧魔杖,很想给他俩一人一个昏昏倒地。






天气刚刚转晴没几天,魁地奇比赛又来了,这次安排的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

这两院的纠葛深到掰扯不清,干脆像团毛线球一样胡乱扯在一起,让人费尽心思却还是困于毛线球中,被缠的喘不上气。

所以,各院群众疯狂的占满了观众席,都想看看已一整年没有交过锋的两院会带来一场多么惊世骇俗的比赛。

呼声很大,让马克不由得心里染上一丝恐慌。

马克虽然每天都在训练,但偶尔的发挥失常会让他怀疑自己能否胜任找球手这一关键的位置。

天气很好,雪反射的太阳的光稍微有点晃眼。

伍六七和蓝胖子在一边叽叽喳喳,马克紧了紧手上的护肘。

天气正好,风也轻柔,一切看起来都完美的不行——完美的适合进行一场魁地奇。

对面的通道三三两两的走出斯莱特林的魁地奇选手,那个温柔且孤僻的斯莱特林正仔细地检查身上的防具。

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上一次他们都没能捉到金色飞贼,为此给队伍蒙上了不太好的阴影。

这次不管是谁抓到了金色飞贼,都意味着把另一方狠狠踩在了脚底。

对于他俩来说,无疑是最重要的比赛。

哨声响起。

金色飞贼扇动着翅膀在他们两个身边转了几圈,留下金色的光。

对面斯莱特林的找球手眯起眼睛朝他微笑。

金色飞贼速度极快,只一愣神,面前的斯莱特林已经冲了出去。

暗绿色的衣服纹路反射出明色的光。

马克咬牙跟上,心底暗骂一声。

前方的人身形伴随着扫把摇晃,灵活躲开一个个袭来的游走球。

马克耳边的风声压过了心跳声,眼前除了金色飞贼之外别无他物。

说实话,马克也不算吃白饭的,满打满算三年的魁地奇生涯不知遇到过多少棘手的家伙。都被他打败的心服口服。

他很快追上了斯莱特林,二者几乎并驾齐驱。

马克瞥了一眼面色严肃的斯莱特林,顶着强风,伸手捉向金色飞贼。

变数往往发生这个时候。

对方的斯莱特林队友或许是有意的,也或许是无意的,把游走球狠狠地朝他砸来。

以恐怖出名的游走球有着极强的破坏力,被它砸到,骨折都算轻的了。

“马克!小心!”

耳边传来斯莱特林因急切有些变调的声音。

风声裹挟着零碎的尖叫扎入他的脑子。

马克几乎是调动了全身的细胞将扫帚转向,堪堪擦过疯狂的游走球。

一切都太突然,等到马克反应过来,金色飞贼已经乖乖的躺在了斯莱特林的手心里。

这场魁地奇,以格兰芬多失败而告终。







直到下场,马克都还是脑子混乱的状态。

伍六七和蓝胖子的脾气比他好不了多少,当下就要去找斯莱特林队争论一番。

毕竟那颗游走球的路径太过于明确和直白,年轻气盛的狮子又怎能忍得下这口恶气。

马克拦住愤怒的二人,看向远处庆祝胜利的斯莱特林们,沉默半晌。

“技不如人,这次是我的问题。”

“我本来能躲开那颗游走球的,本来可以赢下这场比赛的,要不。。我还是别打魁地奇了吧。”

“你他妈说啥呢!”伍六七火了,“这个逼明显耍阴招!”

“你居然还觉得是自己的问题。。。甚至还他妈要退队?!”

“伍六七,别说了!”

伍六七不说话了,把后牙槽咬的吱吱响。

马克拽住伍六七,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下离开球场。

“不是,你怎么想的?你真喜欢那个斯莱特林?为了他连这么重要的事儿都不追究了?!”伍六七摊开手,看向一边的马克,语气里满满的不可思议。

“狮蛇自古关系可就没有好过。”蓝胖子蹙起眉头,“何况这次的比赛可是极为重要的一场。”

“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

“喜欢上斯莱特林不是什么丢脸的事。”蓝胖子拍拍马克,“现在要先弄清楚,斯莱特林他们是不是故意的。”

“我觉得就是!天天一副野心勃勃谁也看不起的样子,怎么能忍的了我们赢?”伍六七大声表达着自己的观点,言语间火气又蹭蹭的冒了上来。

“。。。你怎么看,马克?”

马克脑子很乱,他笑着打了个哈哈,“反正已经打完了,该背的锅我会背的,其他的下次再说吧。”

这句话让本来就不淡定的伍六七更加暴躁,甚至魔杖都抬了起来。

“你他妈的,这是你能说出来的话?”

“伍六七!冷静!”蓝胖子本来就没松开的眉头蹙的更紧了,“你真的不想打魁地奇了?”

“对。”

马克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裹紧了巫师袍。







退队不是一时冲动,甚至可以说是早有预谋。

自己的状态实在是下滑的厉害,继续待在队里也只会成为队伍前进的绊脚石。

本想以最后一次触摸金色飞贼为胜利的退场,可结果就是那么不如人意。

斯莱特林的找球手的确很强。

反应够快,动作灵活。如果他不是斯莱特林的话,马克甚至还想过让他加入球队。

主持人最后爆出他的名字时,马克还是稍微惊讶了一下。

“张遇见”

明明听名字是一个渴望遇见,具备浪漫主义细胞的人,却是反常的孤僻。

马克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退队这件事还是在蓝胖子的介入下不了了之,没了魁地奇的训练,他的空闲时间倒是多出不少。

马克这才发现他对霍格沃茨的了解太少了。

比如,霍格沃茨还有图书馆。

图书馆年代久远,檀木的香气缓缓散开,有着让人瞬间平静下来的神奇功效。

不少书都保存的非常完好,除了部分压箱底的老书之外,书上黑色墨水的字迹清晰可见。

马克在图书馆里晃了许久,久到书架前面的女孩因为气愤第七次抬头看他。

马克对上女孩的眼神,咧咧嘴角,从书架上飞速抽了一本书当做自己的寻找目标。

女孩的羽毛笔又动了起来。

马克随便选了张桌子,马灯没开,窗户的缝隙往图书馆内透着寒风。

直到坐定,马克才注意到自己拿了一本什么样的书。

《魔药大全》

哦,他翻开,草草的略过几眼,然后目光就被定在了一瓶药剂上。

“Amortentia”

其实马克不认识这串英文字母,会被吸引住注意力完全是因为身边坐下了一个人,无法,他只能盯紧这本书,并让自己看起来很认真的在读。

真的怪,那么多地方还往这坐。

“Amortentia”身边人发声了,声音让人实在熟悉,“是迷情剂。”

“是你?”马克抬头,被吓得眼神乱飞。

他发誓,没喊出声来已经是对图书馆最大的尊重了。

“嗯。”张遇见眯起眼睛朝他笑笑,“出去说吧。”







“你怎么在这儿?”马克看了看遇见颈间的围巾,感叹了一下。

果然,这世界没有铁人。

“想来图书馆看看,没想到碰上你了。”遇见还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态度,如果忽视掉他眼角挂着的笑意的话。

“那挺巧啊。”马克尴尬一笑,不再做声。

有一说一,马克真的不算太外向,何况在喜欢的人面前。

更何况他们第一次初遇,马克只有匆忙道谢,连对方的名字都没问。

他一向把自己的感情看的很清楚,也知道怎样做会是更好的选择。

所以,在第一次动心之后,他单方面想要抹除一切遇见的痕迹。

但是,所有人都懂,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只能抱着弯恋直的悲痛偷偷的看上那么几眼,而现在正主出现在了面前,他却只能闭嘴装哑。

马克克,凄惨暗恋人。







“话说。”遇见倒是先开口了,“好久没见你打魁地奇了。”

“怎么了?难道是因为那天的事吗?”

“没有没有。”马克努力扯出一个笑容,开玩笑道,“年纪大了,跟不上啦。”

遇见不说话,沉默。

马克也没法再开口,只能站在一边。

今天天气也非常不错,十分的适合打魁地奇,除了无处不入的寒风,简直完美到不行。

马克打了个哆嗦。

遇见从他自己的世界中出来,看向马克。

“要不,去食堂喝点热水?”







马克一口热水下肚,瞬间人又活了一半。

谢谢热水救我狗命。

马克捧着玻璃杯小口嘬饮,被烫得直吸凉气。

遇见饶有兴趣的盯了他好一会,在马克脸都要埋在杯子里的前一秒移开了目光。

“其实,魁地奇那件事是我们的错。”遇见缓缓的说,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发出清脆的哒哒响声。

“那两个人已经被禁止打魁地奇了。”遇见小心看向马克,“你还回来打吗?”

毕竟,遇见心里自己盘算,自己可是为了他加入的魁地奇球队。

不仅在技术,也在于他这个人。

遇见可永远记着,面前人握住金色飞贼时张狂自信的笑容。

怎么就那么抹去。

“不去不去。”马克打了个哈哈,放下水杯。

“打魁地奇是真的累,天天受伤我这老身子骨也遭不住。”马克耸肩,“别勉强老年人啦。”

遇见看起来很失望,或许还混着点别的东西,但他没看懂。

“那以后能偶尔约你打打魁地奇吗?”

遇见的声音软下来,听着就让人很难拒绝,马克咬牙,一个“不”字愣是千转百回成了“行”字。






答应了就要做到。

马克认命穿戴好护具,大脑空白着进行他和遇见的第19次魁地奇单练。

离谱。

但是我赚了。

马克耸耸肩,跨坐上扫帚,丝毫没有注意到下边路过的二人。

伍六七出门没戴眼镜,眯了半天眼也没看清到底是谁闲的要死还搞什么魁地奇单练,他伸手戳蓝胖子:“你看那谁哇,闲的打魁地奇。”

蓝胖子猛的抬头,力度之大那咯吱声让伍六七听了都害怕蓝胖子的脑袋突然掉了下来。

“我草!这不他妈的马克和张遇见吗?!”

伍六七:?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蓝胖子咬牙切齿的把马克按在长椅上,“你什么时候勾搭上的那个斯莱特林?”

“对啊。”伍六七硬撑着0.5的语速表达着自己的震惊,“没想到啊马克克!”

“背着我们偷偷约会?!还说不喜欢人家!”

“不是,干什么!”马克一拢巫师袍,顺势往椅背上一靠,紧接着张口开始强词夺理。

“人家那热爱魁地奇,我作为一个老前辈,提携提携后辈不是应该的吗?啊?怎么到你们嘴里全都变了味?我们只是纯纯的兄弟情谊,就你俩在那满脑子瞎想!”

马克一阵和机关枪一样的突突把本就说话慢的伍六七怼的一句话说不出来,气的哎呦几声无能狂怒后只能求助般的看向蓝胖子。

蓝胖子抿住嘴,感到头疼。

“伍六七。”蓝胖子朝他使了个眼色。

伍六七立马秒懂,双手揣兜走向还在喋喋不休的马克。

这俩人凑上块准没好事!

“你,你们干啥!”马克总算意识到了不对劲,在伍六七的大块头凑过来之后更是无反手之力。

妈妈有神经病!

“给我灌他!”蓝胖子按住马克乱挥的双手,平地一声吼。

“啥玩意啊。我。。”马克一句脏话还没爆出来,就被伍六七灌了好几口。

伍六七灌人的方式实在说不上多温柔,马克灌完被呛得直翻白眼。

你特么完蛋了伍六七。

伍六七默默地退远了些,觉得自己需要买个保险。

药效很快,马克眼神逐渐变得混沌,他使劲摇了几下头,看起来有些直愣愣的。

蓝胖子见状,示意伍六七和自己一起蹲下来,他开口道:“马克,我问你,你仔细回答。”

吐真剂的药效下,马克有些晕晕乎乎,他甚至感觉脱离了自己的身体,看着蓝胖子的一头蓝毛在眼前晃动。

“你喜欢那个斯莱特林吗?”

“嗯。”

伍六七看向蓝胖子,一脸的“我就知道”。

蓝胖子翻了个白眼,接着问道:

“你是真的不想打魁地奇了吗?”

“不。”

蓝胖子依旧不例外,看了一眼腕表,拍拍惊讶的伍六七,接着说道:

“不打比赛是自己的原因?”

“对。”

蓝胖子站起身来,不想问了。

伍六七还在缠着马克,企图套出些马克的小秘密。

可他刚开了个头,就被马克一巴掌拍在了地上。

“伍六七,找死是吧,敢灌我东西?”

伍六七:?








“你怎么不和我说药效这么快!”伍六七委屈巴拉的控诉蓝胖子的卖队友行径,猛男哭唧唧。

“哎呦嘞,反正马克不记得他说了啥,谁叫你自己作的?”蓝胖子笑嘻嘻,并且盘算着给马克浅浅助个攻。

助个攻,再让他回来继续打魁地奇,嘿嘿,欠我一个人情,他不会说什么的。

不愧是我,我真聪明~

伍六七继续bbll大吐苦水,下定决心要好好搞他一手以慰自己。

“要不,给那小子来点迷情剂?”伍六七脱口而出。

“找死是吧。”蓝胖子一个脑瓜崩让伍六七清醒,“这玩意一用咱俩可得背处分。”

“给他也来点吐真剂我感觉就好使。”蓝胖子信誓旦旦,从兜里掏出他上课做的吐真剂,得意的朝伍六七晃晃。

伍六七没懂:“为啥?”

“啧”蓝胖子恨铁不成钢,“亏你还有对象呢,张遇见这么明显的暗恋你看不出来?”

哦~怪不得。伍六七乖乖闭嘴,这还是双向奔赴啊。

行。

两人一拍即合,蓝胖子负责把马克叫到餐厅,伍六七就负责把张遇见叫来并偷偷把药下上。

伍六七刚把装着吐真剂的小瓶神神秘秘的交给餐厅前台,斯莱特林就准时出现在了餐厅门口。

不得不说,马克挑人的眼光真不错。

人长得又帅又乖,就是个斯莱特林这点不招人喜欢。

“伍六七?”张遇见踏步进来,抖落身上的雪,一举一动里带着紧张。

伍六七笑着招呼他,给前台使了个眼色:“等等吧,马克儿一会儿就来了。”

“他找我有很重要的事?”张遇见卸下魁地奇夸张的防具之后,仿佛也是卸下了满身防备,抿着嘴,看起来有些羞涩。

伍六七算着时间:“对,很重要。”

或许是伍六七庄重的语调影响了他,遇见肉眼可见的更加紧张起来,长款的围巾被卸了下来,外缘碎毛被雪水浸的湿漉漉的。

平时沉稳内敛的人揪着那片被雪浸湿的围巾来回磋磨,眼看着起了几个小球。

伍六七别的没感觉,只是头皮被尬的有点发麻。

伍六七喝了一口热水,朝着斯莱特林尴尬的笑。





谢天谢地,伍六七看见那边熟悉的蓝毛,在内心大喊了一声万岁。

伍六七立马三步并作两步冲向蓝胖子,用史上最快语速带着蓝胖子光速撤离现场。

马克人还是傻的,一转头,一只大号斯莱特林委屈巴巴的抱着围巾。

好吧好吧。

马克蹭过去,很自然的在原来伍六七的凳子上一坐:“你找我有事?”

遇见:?

“不。。这”不是你找我吗?

聪明如马克已经get到了一切,脑子里浮现出伍六七和蓝胖子笑的欠揍的脸。

“没事没事。”马克抱紧了手里没看完被蓝胖子一起硬拽出来的《魔药大全》,咬牙切齿。

可能是出来的急,马克没带围巾,白皙的脖颈被冻的有些发红,怯怯的缩在斗篷的阴影下。

遇见皱眉,刚想开口。

“哎,二位坐这这么久了。”前台搬出两杯饮料,朝二人推去,笑道,“喝点东西怎么样?”

“新调的饮品。”

“名字叫做‘绯色信号’。”

马克试探着拿在手里,前台朝他不明意味的一笑,转头离开。

马克还在犹豫中,遇见已经一口闷,面色微微发红。

“张遇见?”

马克有点担心,这玩意不会是酒吧?

不是,这也没酒味哇。

“嗯!”遇见盯着马克,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你是马克对不对?”

“我好喜欢你啊。”

??!

等等等等

马克一时还没从暴击中缓过来,张遇见已经是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嘿嘿,我真的喜欢你好久啦。”遇见眼神迷离,但是神色却是严肃的。

斯莱特林用手摩挲着围巾,把绿色的线头插进黑色线缝里。

“那时候我才刚入学没两年,第一次看的魁地奇比赛就是你那场。”

“当时我坐在那,我感觉你比金色飞贼还耀眼。”

“你懂吗?就像月亮,它不属于我,但它的光照到了阴影深处的我。”

遇见絮絮叨叨,迷迷糊糊的把压在心底的话往外吐,越说越激动。

最后,把自己的围巾围到了冷的瑟缩的格兰芬多的脖子上。

伸手给了他一个温柔不带情欲的拥抱。




马克在他身边坐立不安,他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一个不熟,却对自己的感情展现的如此直白和热烈的人。

虽然自己对他也算是俗套的一见钟情。

搭在书本上的指尖冻得有些发红。

“我来吧。”遇见伸手,马克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暖意已经从指尖席卷过来,穿过指尖,顺着手腕,给他整个人带来暖意。

马克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抽开,而是脑子迷迷糊糊的想,这他妈的可比保温咒好用多了。

我算是栽了,马克想。

不过,手中厚实的书本却在提醒着他什么,他离开遇见温暖的指尖,急忙的翻到某一张。

“Amortentia”会不会,是迷情剂。

遇见看着那串单词,嘿嘿一笑。

“I didn't drink Amortentia, but I'm really infatuated with you.”

热气附到他的脖颈,激起一片汗毛倒竖。

他知道他听不懂,恶趣味的又用法语重复了一遍,纯正的发音在他脑子里打转。

马克简直感觉自己骨头要酥了。

“不逗你了。”遇见看起来清醒了很多,但脸上还是笑眯眯的,“那句话的意思是。”

“我没有喝迷情剂,但我对你真的迷情了。”

“。。。”马克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咬牙切齿道,“那又怎么样!”

“I think me too!”

遇见后知后觉的爆笑,伸手搂住他冰凉的身体,十分熟练,像是在心里演示过无数遍那样,吻向他嘴角,舔过他粘在嘴角的糖果粉末。

加深,舔舐。

“This belongs to me.”




结局自然皆大欢喜,被拐骗的马克回到了他热爱的魁地奇,在爱情的滋润和单练中进步神速。

蓝胖子和伍六七也终于松了口气,任劳任怨的当电灯泡。

不久,魁地奇蛇狮两院再度开赛,马克看着对面的男友,笑嘻嘻的甩了两下某人手工做的金色飞贼手链。

遇见像是不经意的撩头发,右手腕一道金色光芒闪过,压住自己勾起来的嘴角。

哨声响起,比赛开始。








马克:所以,你那杯。。那玩意里没有吐真剂?

张遇见:不是哇,浓度很小啦,我一下就感觉出来啦,顺水推舟而已。

和喝酒上头一个感觉,你知道吗。

马克:。。。(喝的少,但是感觉自己亏了。)

遇见:嘿嘿(摩挲金色飞贼手链)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伍六七:我靠,兄弟们,这吐真剂比他妈迷情剂还好使。

这就是人家说的“平替”是吧





————————————————————————————

cp不发糖那你就在平行世界里给我发!

同人女震怒,遇克懂点事!(指指点点)

喜欢麻烦小红心小蓝手阿里嘎多!

评论 ( 6 )
热度 ( 108 )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忱随(看置顶谢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