忱随(看置顶谢谢💞)

“三观不同,互相尊重。”
赞同同态复仇观点。
文笔烂,只会写烂文。
甜文爱好者。

【限克】仿生人会记起红围巾吗?

正常人限❌仿生人克

底特律后没头没尾产物

ooc🈶

可以接受☞☞☞

————————————————————————————


“是否启动备份记忆?”

“是。”







“嘿,GR600,你愿意跟我回家吗?”少年笑眯眯的在他面前摆摆手,火红的围巾像是只要视线触及就会被烫伤。

温暖又耀眼。

还有一种熟悉感。

刚下过雨的地面还很湿滑,人们沉重的脚步声混合着水声传进仿生人的听觉感官。

仿生人,在这个极度发达的时代变得十分普及。

他们拥有敏锐的洞察力和观察力,且数量一度占到了人类的百分之三十。

成为了人类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物品”。

仿生人眨眨眼睛,瞬息之间,他已经将人类的资料存入数据库。

由于本身的高智商和极高的利润,仿生人被大批量的制造的同时必然会造成失业率上升,以及自然环境的破坏。

再加上有越来越多的仿生人出现异常行为,仿生人和大部分人类的大战一触即发。

GR600就这样被交到了另一个人手上。

它是一个家居机器人,价格便宜,寿命又长。










红围巾的少年拍拍仿生人的肩:“以后这就是你家了。”

仿生人楞楞的点头,四处打量这个房间,不断有蓝色的信息流从他的虹膜上流过。

皮皮限坐到旁边的沙发上,盯着他,缓缓开口:“你有名字吗?”

仿生人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后转过头来,恭敬地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我没有名字。”

皮皮限随手解开了围巾,扔在沙发上。

“马克克。"他回过头来,目光灼灼:“你以后就叫马克克。”

“这也是你之前的名字。”










仿生人的举动越来越疯狂,他们进行大规模的破坏,进行不间断的演讲,要求获得自由,获得平等。

电视新闻不断的更新,皮皮限烦躁的调了几下电视,最终关闭了它。

“你不好奇你以前的事吗?”皮皮限感觉自己最近经常会变得烦躁。

马克克是一个合格的仿生人,他服从着程序做着他该做的事情。

即使外面的仿生人已经开始了大规模的游行。

“GR家居服务系统没有此类权限。”冷冰冰的话语此时显得不近人情。

“马克!”皮皮限暴怒的揪住他的领带,一时间,马克显示情绪的LED灯变得发红。

皮皮限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缓缓松开自己的手,看着他的情绪灯慢慢转为蓝色。

仿生人冷静的盯着他。

“我和一个被清除了记忆的仿生人置什么气。”皮皮限叹气,朝他摆摆手,“你去忙吧。”

“是。”

“等等。”皮皮还是叫住了他,仿生人依旧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皮皮限思考一会,顺手捞起扔在一边的红围巾围在他颈间,问他:“克儿能帮我去买新的游戏机吗?”

“请问是PS4吗?”

“是的。”皮皮限揉揉他脑袋,笑笑,“记住要走大道哦。”

“多和那些仿生人们接触一下。”

“是。”马克依旧面上淡然,仿佛连火红的围巾也没法温暖仿生人的机械心脏。

听着外面疯狂的烧砸声,皮皮限深呼出一口气,垂下眼眸。

马克。

我好想你。










“皮皮馅儿!”马克蹦蹦跳跳的凑到他面前,指指自己变为灰白的头发。

“好看吗?!”

“为什么把头发换了颜色啊。”皮皮限揉揉仿生人的脸,“真好看。”

“我克老婆最好看了。”

“什么嘛。”马克任由他揉脸,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们发色一样,多好。”

“情侣发色?”皮皮限忍笑,明知故问道。

“知道了还说啥。”马克拍开他的手,眼神飘忽,“我去做饭。”

皮皮没忍住,盒盒盒的笑出声来。





“皮皮!1v1battle!!”

“好好好。”皮皮限无奈的接住小朋友,“你选角色。”

。。。。

“皮皮限——!”马克哭丧着脸,“再来一局!三局两胜!!”

。。。。

“五局三胜!!!”

。。。。

“七局四胜!!!”

“好啦好啦。”皮皮扯过小朋友在他身上作乱的手,吧唧一口亲在脸上。

“你赢了你赢了。”

“真是败在你身上了。”




皮皮想起这些,笑出声来,却又被烧砸声扯回现实。

我是真的想你。










马克刚出门,就叹了一口气。

他根本就没有被清除数据。

所有都是他装出来的。

他备份了自己的数据,在清除时锁在了内盘。

为什么不告诉他,时候未到吧。

他永远都忘不了消息走漏的那天,雪地上人类滚烫的鲜血和仿生人没有温度的蓝血混杂在一起,变为暗紫色的冰棱。

他的一半身体被枪支弹药打坏,光感失效的前一秒他看见皮皮挣脱钳制扑在了自己身上。

直到皮皮限滚烫的红血喷洒到自己脸上时,他才如梦初醒般的混混沌沌的意识到:

我们不是同种人。

是自己害了他。

往日的梦魇再次被翻揭,露出血淋淋的一面。

马克紧了紧攥住围巾的手,站在原地有些晕眩。

再等等,很快仿生人就可以取得胜利了,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他并肩了。

只要再等等。










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是一个小时?

不知道了。

烧砸声已经远去,只有淡淡的血腥味混合着泥土的味道钻进鼻腔。

马克怎么还没回来?

皮皮限急了,按住耳麦想要和马克通话。

却传来嘟嘟的挂断声。

看来他自由了。

皮皮限突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开心。

该开心的吧。

皮皮深呼出一口气,打开电视,上面赫然直播着仿生人的演讲,最高领导人已经同意了仿生人的要求。

那,马克呢?

他还会回来吗?

像是应了那句老话一样,门口传来敲门声。

一。。三。。一。。二。。

这是我和克儿的暗号!!

皮皮限抬眼,听到敲门声的瞬间,眼泪就掉了下来。

皮皮想尽力抑制住自己哽咽的声音,可哭腔还是先一步跑到嘴边。

“请进。。”

门被推开,少年一身湿漉漉的,围巾还好好的圈在脖子上,额角蓝色的LED灯已经不见了。

少年挠挠头道:“不好意思啊,骗你我被清除记忆了,其实这都是迫不得已的你懂吧,那些狗警察还是会来查。。。。”

后面的话他没能说出口就已经被按在了怀里,皮皮限抱着他,抑制不住眼泪滑落。

“没事了,都没事了。”

马克有些措手不及的被圈在怀里,双手缓缓搂上他的腰。

皮皮吸吸鼻子,把马克搂的更紧了一点。

“克老婆,欢迎回家。”











————————————————————————————

小红心小蓝手摩多摩多!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 ( 55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忱随(看置顶谢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