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lome🔅(看置顶谢谢💞)

“三观不同,互相尊重。”
赞同同态复仇观点。
文笔烂,只会写烂文。
甜文爱好者。

【遇克】我男朋友居然是个o!

是OA!!!我流非典型abo!

易感期哭包克预警!!!

ooc🈶!

如果可以的话☞☞☞









马克发现了遇见的一个小秘密,哦,不对,应该是大秘密。

公认猛男遇见哥居然是个o!!

马克捏着从遇见桌肚里翻出的omega专用抑制剂,怀疑自己活在梦里。

虽然遇见长的挺清秀的但这和他是个o屁关系没有啊!!

最重要的是!!马克抓抓头上的一头卷毛!自己男朋友为什么自己不知道他是o啊!两年的男朋友!两年哎!

严肃点就是两个三百六十五天!

谢邀,马克瘫在遇见的椅子上,大脑空白。

当事人现在就是很难顶,非常难顶。








坐在旁边目睹了一切都沐木看着他脸红涨气,忙惴惴的跑过来,看见他手上的抑制剂一下没控制住音量:“马克!你发情期到了?这玩意你也用不到啊!”

马克窘迫的把一整盒冲剂抑制剂拍在沐木脸上,小巧的粉包哗啦啦掉了一地,引得其他人频频回头。

期间还有个女生担心的凑过来,试图送他去医务室,脸上是好意的微笑。

马克只得在手忙脚乱捡抑制剂的间隙中艰难的咧出个笑容去回应女生的好意。

TMD这什么事儿啊!

马克内心欲哭无泪,救命。

“呦。”胖子听见动静进来颠颠的咧个笑,“你们这,抑制剂清仓大甩卖?”







在三个人的努力下,总算把一地狼籍清理了个差不多。

把抑制剂塞进遇见桌肚,遇见就从外面回来了。

“马克?你怎么来了?”遇见甩甩手上的水,从自己桌前抽出一张纸巾。

马克还没从自己的男朋友从beta变成omega这个冲击中回过神来,

一时直接当了机。

 沐木看他憨了吧唧的样子,内心狂翻白眼。

“哦,他来找我的。”沐木接过话茬,背后狠狠掐了一把马克的腰。

马克如梦初醒的看向沐木:“啊,对,我是来找他的。”

遇见没有任何怀疑的笑着捏捏他的脸,“好吧。”

他从兜里掏出一块奶糖,剥开塞进马克嘴里。

“中午见。”








马克几乎是被沐木和蓝胖子架出去的。

马克在沐木看傻逼怜悯的目光下回到了自己班级。

沐木:“他怕不是被打击傻了。”

胖子:“你确定这是打击吗?”

…确实,沐木想,这种情况不应该敲锣打鼓庆祝吗?

他俩对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读出了对遇见有这么个憨批对象的悲哀。

好好一小伙子,怎么就栽了这儿啊。








“伍一六一七一”马克气沉丹田的喊出这个名字,绝对不是因为被吓到了,真的。

缺氧了。

“咋一地一了!”0.5倍速的回应从教室里传来,“你哭丧呢?!”

马克扑到伍六七桌边,作势要上手,“你才哭丧呢!”

“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千万不要害怕。”

伍六七正襟危坐:“你说,我是人民警察你好兄弟,不会害怕的。”

“张遇见。”马克左右看了看,悄悄凑到伍六七耳边:“是个o。”

“卧槽!”

“真的假的?”

猫子坐在一边默默围观,“这不挺好的。”

“这不比你以前AB强?!”伍六七插进一句话,看着马克涨红的脸。

“你傻啦?!”

呃。。。理是这么个理。

马克总算勉强找回了些理智,“可他为什么要瞒着我啊?!”

“我一直把他当beta看,可他瞒着我。”

“我都想好怎么和我妈说我喜欢上一个beta这件事了,结果他是个o。”

马克说着说着扁了嘴,有些委屈。

“你委屈个der儿啊?”伍六七看着他的迷惑操作,直接上头。

白送的o,还是自己男朋友,这还在这儿憋屈着个脸。

马克克,假的A,确定了。

“你还是不是个alpha?”伍六七嫌弃的拍他一巴掌,“磨磨唧唧的,比个o还o”

“直接上啊,你不前几天还和我抱怨一堆小女生围在你家遇见旁边吗?”

“标记他,不就万事大吉了。”

TMD以后出门不能马克,伍六七愤愤想,丢我们alpha的脸。







马克愣了,不是因为伍六七的话,而是看贝了一个人。

遇见站在门口,抱了两瓶橘子汽水,朝自己笑着招了招手。

。。。草!

他猛的拍了伍六七一巴掌,原本撑着0.5倍速bbll的伍六七顿时哑巴了。

马克疾步走向门口,内心已经把伍六七骂了个一万遍。

遇见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把一瓶开好盖的橘子汽水塞进马克怀里,牵起他另一只手,笑道:

“走吧,我想和你谈谈。”








“所以说。”马克艰难的消化了遇见扔给他的一大堆信息。

“你不是omega?”

遇见摊手:“抑制剂是帮俩俩买的,她最近不方便。”

“噢。。。。”

个屁啊!马克抓狂,好丢脸啊。

遇见看着马克的脸色由蓝变绿再变黄,心情大好的摸了摸马克的卷发。

“回家给你做红烧排骨。”

一听有吃的,马克立马把这件子虚乌有的事抛到了九霄之外。

“好!”马克闷了一口汽水,总感觉一直有橘子味绕在鼻尖。

这个牌子味好浓啊,马克吧唧吧唧嘴,以后就买这个牌子的了。





回了教室,伍六七颠颠的凑过来,“怎么样?”

“爬!”

马克一看见伍六七就生气,“他不是o。”

“没一劲一”伍六七撇撇嘴,一把揽过旁边的猫子。

“猫弟走走走,逛超市去。”

马克目送他们出去,回到座位坐下,这才感觉松了一口气。

什么事儿啊都。

不管了。马克又喝了一口橘子汁,吃排骨去。

不过这橘子味怎么淡了这么多?




“遇见。”皖皖凑过来,“你真的不打算告诉他吗?”

遇见不说话,叹了口气。

“我是不该骗他。”

“但是他一个非典型alpha,长期受到omega信息素的影响的话。。。”

女生不解的敲敲他的桌子,恨铁不成钢:“那只是极小的可能情况。”

“你就不怕其他的omega来染指?”

“想想,马克会离开你,跟随着天生的AO相吸和其他人在一起。”

遇见不再说话,低垂着眉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非典型omega”皖皖笑笑,“你能忍受这种情况发生吗?”

“让我说,你们天生一对。”

遇见眨巴眨巴眼睛,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好吧。”




“走吧。”遇见帮他穿上外套,装作无意的擦过他的腺体。

马克被激的一抖,转过头,眼尾就要红。

“别动。”马克吸吸鼻子,“我易感期快到了。”





回到家,遇见帮他焖好排骨,说身体不舒服就先回了房间。

马克乖乖的等排骨焖好,帮遇见找了点药,却闻到房间里越来越浓的橘子味。

“遇见你把橘子汁洒了?!”

这真不能怪我想到这个,马克想,橘子汁撒了,多浪费啊。

要勤俭节约。

“没有。”遇见虚弱的声音传来,几乎微不可闻。

“遇见?”马克敲敲门,橘子味让他有些蠢蠢欲动。

好香,好甜,很不对劲。

“。。。门没锁,你进来吧。”

一开门,铺天盖地的橘子味差点把马克淹没,他本就处在易感期的边缘,被omega的信息素一逼,眼圈就红了,本来收的好好的信息素也放了出来。

奶和柑橘撞在一起,两人都打了个哆嗦。

遇见转头,满脸潮红。

马克眼泪已经出来了。

“你骗我!”马克嘴一扁,连门都没关,光顾着擦眼泪了。

“对不起。”遇见往前一步,紧紧的抱住那一大个人形奶油糖。

“我怕我们之间只是简单的信息素相吸,我不希望你因为这个被我困一辈子。”遇见把脸贴在他脖子上,浅浅的呼吸扑在马克颈后。

“而且。。我怕你一个非典型alpha被我影响。”

汹涌的橘子味变的粘腻起来。

马克不听他的,逮着易感期可劲闹。

“张遇见你是真的烦!”

“我都想好怎么和我妈出柜了你又来这一手。”

“你今中午还他妈骗我说你不是o!”

“你知道我天天看那些beta女绕在你身边多害怕吗?”

“非典型alpha怎么了!你不还非典型omega吗?!你都不怕我怕什么!”

“你。。。”

马克的嘴被堵住了,柔软的唇瓣被反复舔咬。

舌尖一点点深入,alpha的眼泪混进口腔,甜味混着眼泪的咸味。

柑橘头一次这么有攻击性,冲进马克的五脏六腑,逼迫他张开嘴,任由着omega采撷。

信息素已经难舍难分。

唇瓣分开,马克重重的喘了一下,自己信息素的奶糖味甜的齁人。

奶糖缠缠绵绵的勾着柑橘,撩人的不得了。

“可以吗?”遇见用下巴抵住他颈窝,凑向散发着香气的腺体,声音使上了十成十的软劲,黏黏糊糊的让人难以拒绝。

遇见真的很会撒娇,马克迷迷糊糊的,想的还是接吻。

“不是这个。”遇见瘪了嘴,讨好般的亲亲马克嘴角。

暗示意味太重了,马克要是再想不到就要被说不行了。

马克把遇见的脑袋从自己肩上挪下去,对上他湿漉漉的眼睛,“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马克勉强止住眼泪,眼尾还是红的。

他的生理课全用来打游戏了,这方面什么都不懂,而且作为非典型alpha,有些事也不能用单纯的生理知识解决。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有些畏手畏脚。

遇见凑上去,在alpha已经退化了的后颈腺体初反复的轻咬,满意的感受到怀里alpha的微微颤抖。

“咬我。”遇见把后颈送上去,嗓音沙哑。

马克闻着香甜的柑橘味,凭借本能张口咬上。

遇见闷哼一声,淡淡的奶味席卷了他。

omega的临时标记已经完成,但是非典型omega的临时标记还没有完成。

他转头把马克压在床上,alpha惊呼着抓紧他的袖子,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

“接下来,我来就可以了。”遇见循循善诱道,手隔着衣服贴上alpha的腰。

他满意的看着alpha眼底再次蒙上一层难耐的水光。

“我的。”alpha。








第二天马克腰酸背疼的起床,看着一脖子的牙印,一时有些懵逼。


不是,说好的omega呢?!









喜欢的话麻烦点个小心心小蓝手哦!orz

评论 ( 3 )
热度 ( 297 )
  1. 共2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Unalome🔅(看置顶谢谢💞) | Powered by LOFTER